沼泽地里的拓荒人

作者:文/魏会敏 黄 伟来源:2021年《企业文明》第1期

  2018年10月的一天,在家照顾病重老父的李开道无奈之下在电话里向领导提出了辞职。自此,他每天都会接到同事们的劝说电话。一直到月底,又一通电话打进来,电话里再次传来熟悉的声音:“我们等你回来。”话音未毕,李开道潸然泪下。

  读者可能不禁要问,是什么样的“力量”叩开了他的心门?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故事开始的时候。


  要走出条路来

  2018年8月,四川泸州市西北部江湾村的村民常常会看到村子周边会出现一些陌生人,原来是离村子不远的泸州世茂·璀璨锦城一期项目(以下简称“泸州世茂项目”)开工了。

  项目位于城市边缘,通信基站、市政设施等还只存在于规划图纸上。但临建(施工企业为进行工程施工所必须搭设的生活和生产用的临时建筑物、构筑物等)还没有修好,中建七局西南公司四川分公司泸州世茂项目部的管理人员只能在远离工地现场的窄小出租屋里工作和生活。

  一天中午,项目综合管理员张伟做了一锅拿手的芋儿烧鸡端进办公室,办公小矮桌变 “餐桌”、砖头变“餐凳”, 同事们大快朵颐一番。订购的办公桌椅还在路上,未来的后勤人员还不知道在哪里,张伟继续“客串”着厨师和司机,吃完饭后他又开车送工程和技术部门同事去施工现场。乡村公路在中途截断,前面是一片荒地,市政道路刚刚开挖,勉强看得出路的雏形。在太阳炙烤下,尘埃随着车辆颠簸起舞。张伟不得不打开雨刮器。车停下来时,已被厚厚的泥灰包裹。

  张伟一边熟练地拿起扫把为车子做“干洗”,一边期待着下一场雨。

  雨, 9月5日晚上才来。凉风习习,让久没电扇吹的张伟和同事们美美地睡了一觉。

  但更大的“惊喜”等着他们。

  持续的降雨让龟裂的泥地变得极为泥泞,“道路”没了,施工留下的坑洞变成“沼泽”,要去现场的项目管理员就像要跨越“银河”的“牛郎”。

  一时间,什么没水没网没厕所都变得微不足道了,时任工程部经理的李开道意识到,他们遇到了真正的难题:人可以走路去现场,施工车辆怎么办?材料运输又怎么办?

  “道哥一直强调,面对问题不能逃避。”资料员王远琴向笔者回忆说。泸州世茂项目部开始和泥地“死磕”。混凝土罐车在泥地行车困难,就安排挖机开道,铲车助推;运送物资的商家不愿穿越泥地配送,就由自己人去背去抬。市场建筑材料供应紧张、施工设备租赁困难,工期耽搁不起,只有加班加点把时间抢回来。

  “从现场到出租屋要步行3公里多,单程40分钟左右,为避免有人掉进‘沼泽地’,大家会等所有人工作完后一起回去,有时回来已是凌晨两三点了。”王远琴说。

  10月,项目部陆续搬进临建。这下连运菜也得飞跃“银河”了。搭“鹊桥”的还是项目部那些人,要么“嘿哟嘿哟”把运菜面包车推过去,要么“蚂蚁搬家”多跑几趟把菜背过去。

  整个项目部的人都在泥地滑倒过。“我们都容易滑到,难道村民不会吗?”张伟告诉笔者,各种施工车辆要经过乡村公路,不可避免地会把稀泥带到路上,使得道路湿滑。“我们早中晚一天三次去村里清洁道路,洒水车冲、扫把扫。其他时候,只要村民一个电话,不管在干什么,都马上派人去清洗路面。”

  2018年11月2日,父亲病情稳定后李开道就回到了项目。相比于他说“离开”时同事们的激烈反应,他的回归显得十分平常,唯独发生了一点小争执——考虑到他的困难情况,项目部要把他离岗的半个月记为“正常出勤”,但他坚持改回了“休假”。

  在这样的环境下,2018年,项目施工正常推进。2019年,项目产值计划超额完成。


  离开与留下的证明题

  直到2019年9月,连接外界与项目现场的道路修通前,准确地说是,直到项目在产值、技术质量、团队建设等方面做出成绩并接连获业主和公司的表彰前,很少有人相信,泸州世茂是个有“希望”的项目。

  项目工期紧、任务重,人员紧缺,可分公司招聘来的人,有的常常在现场绕一圈就走了;有的在接风宴上拍桌子要和大家一起奋斗,第二天人就消失了;还有的在项目现场看一看,一句话不说上车就走……张伟经历了从失落到麻木的过程。他安慰自己:没事,还没和这些人处出感情。然后淡定地继续向分公司报人事需求。不明就里的实习生听说后,问:“这个项目有‘毒’吗?”

  中了“毒”的项目原综合管理员、现办公室主任张伟和安全总监杨科等人,“等”来了同样中了“毒”的现任项目经理张雄伟、商务经理刘凤、副总工程师黄飞龙等人,当然,还有生产经理李开道。

  可能真的否极则泰来,新的项目团队的相聚,就像动漫中神兵部件的合体,迸发出巨大的能量。坚强团结的领导班子凝结起一支坚强团结的“铁军”,项目建设高速运转:流水施工步步推进、工序穿插有条不紊、过程管控稳扎稳打、问题解决迅速有效……每天一大早,张雄伟就带着笔记本到施工现场巡查一遍,随时记录施工细节;李开道、黄飞龙常常开会摆问题、找对策,有时忙到晚上八九点,还要到现场落实改进;刘凤不仅把商务工作做得扎扎实实,还像个“大姐大”全面关心大家的生活,一降温就安排买棉絮,并“凶凶”地提醒大家不准浪费;张伟组建一支运输小队,半夜踩着稀泥用手推车给现场的同事送饭……

  2019年8月,项目第三方在建评估成绩从曾经的不理想跃升至优秀,业主方送来锦旗表彰;同年11月,因连续三个月在建评估成绩优秀,项目被免检三个月;2019年底,张雄伟被评为中建七局西南公司“金牌项目经理”;2020 年4月,因对项目团队的肯定与信任,西南公司四川分公司成功中标泸州世茂二标段土建总承包工程;5月,项目团队获得业主方表扬信。

  成绩似乎证明了他们当初的坚守是对的,而实际上,是因为坚守才有了成绩。

  有人问他们为什么能坚持下来。

  他们说:“不舍得,不服气,不甘心,不想让泸州世茂成为公司品牌下的‘烂项目’。”


  与天斗其乐无穷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所有计划,项目建设不得不推迟。项目部严格落实防疫工作,成为泸州市第一个通过复工申请的房建项目。一复工,全员就开足马力、日夜奋战, 3月18日完成5号楼预售节点、 3月19日完成14号楼预售节点、 3月31日完成1号楼封顶、 4月3日完成2号楼封顶,比预期节点时间提前了整整17天,复工当月就超额完成产值计划。

  8月,汛期来袭。一天半夜,泸州市江阳区华阳街道办事处打来电话,希望项目部帮助清淤辖区的“饮用水源保护区”。第二天6时,由铲车、洒水车和临时救援人员组成的抢险队赶到了现场,凭借清理乡村公路积累的“丰富经验”, 抢险队快速行动,天黑前就完成了清淤。

  当初问“这个项目有‘毒’吗?”的那位实习生,后来感叹:“没有什么困难能够阻挡泸州世茂项目部的了。”此话不假,曾经连厨师都招不到的项目部,如今领导班子成员有底气对厨师说“不换思路就换人”了。说这气话的刘凤,其实心里不是真想换人,只是想激励厨师更新菜品,让到项目的新学员愿意吃、好好吃。

  有了路,有了人,有了成绩,泸州世茂项目部的工作条件依然艰苦,只不过宿舍从简陋的民房变成拥挤的板房,“娱乐”从脱掉雨靴比谁的脚泡得更白,变成了在自己喷绘的羽毛球场打球。从工作时并肩奋战到休息时聊管理、聊读书的刘凤、李开道、黄飞龙等人早已成为亲密的家人,并且在建立项目“大家庭”和共克艰险的过程中有了“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掉队”的念头。这个念头让他们生怕为迷茫期的新学员带错了路,让他们变成了细致的“家长”和严厉的“老师”,随时把新学员管着带着。

  当下,他们让泸州世茂项目被“看见”。未来,新学员们会带着“收获”奔赴新的战场,就像他们一样,将一块块散落在人们视野外的荒地拼成现代化城市靓丽的一角,将乐观、不屈、坚守和担当浇筑进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钢铁建筑,不畏艰险拨云开,共筑坦途见月明。

   (责任编辑:马成维)


  采写手记》》


  泸州世茂项目部的“三重”力量

  文/魏会敏


  采写中建七局西南公司泸州世茂项目部的过程,如同不会喝酒的人初尝高浓度白酒,入口热辣,回味醇厚,持久“上头”,不可避免地被带进他们三重力量形成的“磁场”。

  初到项目部,你可能很快就会被这部门积极向上的氛围感染。提到“艰苦”的过去,项目部的“老人们”会如数家珍地笑着讲述这里“应有尽有”:运气好的时候,会遇到青蛙、牛、羊;运气更好时候,还可以遇到蛇。现在条件稍好些,空闲时项目班子就会聚在一起聊管理、文学……青年员工们则热衷于备考一建,去项目经理张雄伟那里“挣”一双球鞋。这是一个不断进步的团队,积极是他们的第一重力量。

  相处久些,他们的常态就“暴露”了。领导没有“领导”架子,下属没有“乖乖”样子,“老张”“道哥”“凤姐”“龙哥”“科长”是日常称谓,无话不谈是共同特点。商务经理刘凤常说:“经历了这么多,大家就是一个大家庭,一个都不舍得,一个都不能少。”办公室主任张伟说:“不离开,除了不想当逃兵,还担心别人没有我对他们那么好。”这是一个融为一体的团队,团结是他们的第二重力量。

  在结束采访后那一刻回想,我发现支撑这一切的最深层的第三重力量是:负责。只有对肩上的建设任务负责,对荣辱与共的团队负责,对有价值的人生负责,他们才会在道路断绝的时候选择不离不弃,在在建评估成绩不佳的时候选择改进到底,在工作繁重的时候选择对新学员无微不至地关心指导。

  如今,项目部不少人还记得一段拍自2019年1月31日的视频。那是春节放假前的最后一天,坚守到最后的同事换上干净衣服和鞋子,提起行李踏上回家之路。在泥泞道路的两边,是挖掘机挖出的深坑,《平凡之路》背景音乐中,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过用泥土高高堆起的窄径,来到大路上,找个水坑擦去鞋上的泥土,复又向前……

  我想,如果要给他们三重力量形成的“磁场”取一个名字,那一定是“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