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车红旗  惊艳1958

作者:于 洋来源:《企业文明》2020年6期

  新中国诞生之初,许多产业从零起步,汽车产业即是其一。在这种艰苦环境下,毛泽东主席对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寄予了厚望。1949年底,当他第一次参观斯大林汽车厂的时候,便对随行人员说,我们也要有这样的大工厂。

  这句话成为加速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一汽”)建设的催化剂,开启了民族汽车工业的新纪元。


  “乘东风,展红旗” 

  实现造车强国梦

  1958年2月,毛泽东主席亲临中国一汽视察,对陪同他视察的时任中国第一汽车制造厂厂长饶斌说,什么时候能坐上我们自己生产的小轿车呀?这番话不仅代表他的夙愿,更承载了全中国人的造车强国梦。

  因此,中国一汽于1958年5月12日,成功研制出“东风”轿车。但是,“东风”轿车属于中级轿车,无法满足中央领导的用车需求。于是,中国一汽决定“乘东风、展红旗,造出高级轿车送给毛主席!”

  一场轰轰烈烈的试制战役打响了,大家不分昼夜,不分你我,顾不上吃饭、睡觉,争分夺秒抢制零件。

  参照国外样车,从实际出发,时任厂长的饶斌提出轿车试制“仿造为主,适当改造”的方针。在副厂长兼副总工程师孟少农的具体领导下,首先确定了产品设计方案。然后,厂里直接“张榜招贤”:将一辆克莱斯勒牌轿车拆散,2 000多个零件摆在台子上,谁觉得自己能做,便把零件拿走。

  休人不休班,24小时连轴转。1958年的夏天,厂子里天天有攻关得胜的消息。7月24日,中国一汽自行设计的V型8缸汽油发动机,前后仅用20多天便试制成功;在没有图纸资料的情况下,中国一汽人发挥敢想敢干的精神,奋战10昼夜,制造出发动机汽缸体和汽缸盖的木模;奋战8昼夜,经过20次浇铸,拿出合格的汽缸体。

  8月1日,“红旗”牌高级轿车如期诞生。流线型车身,通体黑色,装有V型8缸发动机,最大功率200匹马力,最高车速每小时185公里。该车采用了扇面形状作为水箱面罩,两边附有带梅花窗格式的转向灯装饰板,保险杠防撞块为云头形,发动机罩前端是一面迎风飘扬的红旗标志,尾灯采用宫灯造型,轮胎装饰罩采用中国建筑的云纹造型,内外装饰富有民族风格。


  献礼国庆10周年

  中国造汽车惊艳世界

  1959年初,红旗轿车被定为国庆10周年献礼用车。厂里为确保红旗轿车赶快上马,决定停止生产“东风”小轿车。中国一汽组织了323个攻关突击队,其中全厂性重点突击队32个,负责解决产品质量问题。

  许多问题都是国内无人碰过的技术难题,如发动机液压挺杆,开始试制出的产品在发动机高速运行中只有2分钟寿命。以技术工人李刚为首的液压挺杆突击队,集中了设计、工艺、加工和试制试验等各方面专业人员150多人。他们一边研究有关文献,分析国外样品,一边提方案搞试验。试用了几十种不同的材料,最后选定合金铸铁,在淬火工艺上做了42次试验,才确定了淬火时间和淬火温度,使最后制成的液压挺杆经受住了400小时的台架试验。

  1959年9月,经过质量攻关活动后,中国第一汽车制造厂生产的首批30余辆红旗高级轿车和2辆检阅车被送往北京。新中国成立10周年那天,两辆红旗检阅车载着阅兵领导检阅陆、海、空三军,同时6辆红旗轿车列队进入游行队伍中,接受检阅。

  1960年1月13日1版的《汽车工人》报真实记录了当时中国一汽人为“国车”奋战的全过程。消息中写道:“一辆美观、大方、质量优良的红旗轿车,经过全厂广大职工一个月来的英勇奋战,已于最后总装完毕。这辆轿车经过2 800公里的跑车试验,刹车、转向、舒适性和动力性等各方面都非常良好,即将发送出国参加莱比锡国际汽车展览会。在这辆车上还采用了许多新的结构,如前三角窗转向柱、化油器、烟灰盒、喷水装置和电气开关等。此外,还采取了许多美化措施,如把一般镀锌改为光亮镀锌,二级镀铬改为一级镀铬等,使红旗高级轿车达到外观完美和性能可靠的要求。”

  中国的红旗轿车充满了浓郁的民族个性,也正是这种浓郁的民族特点,才使“红旗”一出世便能走出本土,得到世界的认同。

  一位业内人士回忆莱比锡国际汽车展览会的情景时,谈起令他难以忘怀的一幕:意大利著名车身造型设计大师平宁·法里纳久久停留在中国展台,看看这、摸摸那,有时甚至打开车门探身钻了进去。崭新的红旗轿车让他流连忘返,他抚摸着光亮的车体,称赞中国人聪明。他对“红旗”给出了极高的评价:中国的“红旗”是东方艺术与世界汽车技术结合的典范。

  (责任编辑:羽    毛)

  中国一汽从1953年蹒跚起步,到一步步构建出完备的工业体系,引领中国汽车产业自立自强,至今已走过67年发展征程。回望中国汽车制造的创业史,不禁让我想起最近网络热议的“前浪”与“后浪”话题。

  “前浪”们付出的汗水、心血和努力,为“后浪”们去探索世界、激发灵感和体验生命,都打下了坚实基础。事实上,我们口中的“后浪”,不过是一代又一代奋斗者的同一个名字,他们生长在同一片热土,奔涌在同一条“河流”,凝聚成无可阻挡的澎湃力量,滚滚向前——只为实现心中的“中国梦”。

  正如中国一汽的创业者,在一无所有、百废待兴的艰苦环境下,勤奋苦学、团结协作、敢于尝试、勇于创新,将民族审美元素融入汽车设计中,用美观、优质的红旗高级轿车,向全世界展示了新中国的工业力量,展示了中华文化的精彩魅力。

  今时今日,他们无疑是令全国人民骄傲和自豪的“前浪”。他们的精神,至今依然在中国一汽和全中国青年之中传承和延续,鼓舞、激励、滋养着新一代的“后浪”。

  如果说“前浪”代表着逝去的年代,那么“后浪”则象征着一种永恒向上的精神力量。年代或年龄,从来都不是定义“前浪”与“后浪”的界限,精神才是。巴金在晚年写下一封《给家乡孩子的信》,他在信中追述了自己一生的信念和渴望:“我思索,我追求,终于明白生命的意义在于奉献而不在于享受。”在此与所有看到这篇文字的“前浪”和“后浪”们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