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企业文明网>> 企业文明杂志>> 本期要目>> 独家策划>>正文内容

变革转型期职业心理健康的发展与选择

 
  这个社会,无论你视而有见,还是不见,它都在跟着时代变革的步伐不断推进。而构成这个社会充满活力的主力人群,正是广大的青年职业人。
  经济社会的快速转型变革总是带着美丽与激情的梦想做牵引的。对于美丽中国建设中的核心要素来说,便是社会经济双向和谐发展。而对一切刚参加职业工作或已平稳从事有收益和创造价值工作的职业人来说,最初的所有情怀都会摆放在“工作着是美丽的”构架上,都信奉着“我们的理想在希望的田野上”,都信奉着“我们的明天比蜜甜”。
  但毕竟前行的路连着“现代化、全球化”,连着“新常态”与“互联网+”,连着一个个貌似鲜亮但隐藏着雷霆的选择。
 
  正在际遇超负荷的心灵
 
  相较于理性为重的中老年职业人而言,青春色彩更重的青年职业人本应该是天生的快乐者。但来自临床的事实是,现代职业机构里的青年人,尤其是那些身形或身心漂泊着的青年职业人,其焦虑与抑郁已大大超过了不少年长的职业人。
  本来,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每个青年职业人的原生梦想都是带着浪漫主义情怀的。然而,来自青年职业人的咨询自述与社会心理学的观察一再证明,相当部分青年职业人对“职业强人梦”的选择,均以智慧的痛苦或心灵的疲惫体察为代价。
  只要观察,我们就能够从当今不少青年职业人群体中那些憔悴的脸上窥视到他们身心俱焚的疲惫,同时也能体验到他们深刻的焦虑与紧张的情绪。诚如心理健康学者赵学林所说的,哲学意义上的两难选择已成为现代每个城市职业人在生活中的现实命题:当你获得某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只能为此付出另一种代价。比如:当你梦想着成为一个“老板”并以此作为衡量个人的价值或成功与否的标准时,你必然就会丧失对精神生活的追求;当你每天处于夜夜笙歌纵欲寻欢中时,你必然就会在身体方面付出每况愈下的代价。
  的确,只要看看如今社会经济发展中的那些青年职业人,特别是从那些担负着承上启下责任的靠近中年的职业人的脸色上就知道,由于他们承担着上养父母下育子女的沉重责任,所以他们自然是今天中国社会中身心最为疲惫的一个群体——他们一直被欲望所引导着而拼命地向前奔跑:名牌时装、私家毫车、宽敞的公寓、既解郁闷又带欢乐的夜生活的诱惑等等,这是大多数城市白领职业人,尤其是有着理想追求特别是有着后现代老板梦想追求的青年职业人在骨子里所期盼的目标。今生要做知名老板或职业强人的强烈欲望,正是促使他们一路狂奔而不敢怠慢的真实内驱动力。
  据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从2000年起开展的一项为期四年的“社会转型期不同职业群体主要社会应激源与心理健康研究”报告指出,社会转型期的“特色压力”:社会环境、工作压力、个人成就的压力在职业人士中尤为突出。20~30岁的人群成为各年龄段职业压力之首,31~40岁的人群次之。20~30岁的职业青年面临的职业压力是最大的。研究人员认为,这些职业青年一走上工作岗位就处于激烈竞争的环境中,他们除面临工作压力外,还有成家、购房、子女抚养和社会交往等诸多压力,这也是社会转型期出现的一大新问题。
  尤其是一些情绪不稳定的“在他乡”或“来此地”的逐梦职业人,在工作上一旦遇到问题就会感到焦虑不安,过分强调“面子”。对周围的人和事都缺乏信任,把自己的生存环境看得一无是处,为了个人的利益,贬低他人,在问题和责任面前争功诿过等等。
  在心理顾问事务所里,不少前来求询的青年职业人都谈到:尽管自己天生爱做梦,但也更明白不管你的过去是浪漫还是酸涩,你总得面对快速转型着的现实与未来。生活在一个充满了变数的时代里,你要是一松劲,别人就会冲上去。在今天这样一个以财富多寡论英雄的时代里,哪个逐梦的青年职业人愿意沦为一个贫困者呢?社会经济演进的事实一再证明:财富的多寡,在相当多的时候的确象征一个现代职业人的生存能力与尊严;而贫穷,则象征着一个职业人的无能与窝囊。家庭的昌盛或快速分离,究其原因也多与此有关。为了生活、为了自立、为了尊严、为了快乐,这就是现代欲望职业人或重塑欲望职业人四处奋力奔波的动力源泉。
  的确,一个在旧式温情脉脉既定式慢态生活路径中生活习惯了的人,当突然不得不面对一种全新而又茫然的无法回避的快节奏生活时,其内在的心理困绕是可想而知的。
  当历史走向加速变革的现代社会时,当田园的清新恬静已被膨胀着的都市喧嚣覆盖时,当小夜曲的缓慢旋律已被疯狂摇摆节奏取代时,当两种以上的多元价值观念突然无情地把人推到生活的十字路口时,生活在现实中的青年职业人是很难拒绝历史选定的变革方向的。
  正是人们在不同价值目标的选择上所面临的矛盾冲突,终于诱发了他们自身所潜存的心理焦灼与困惑。
  在当下,“疲惫不堪”已不仅仅是一个职业个体的感受问题,它实质已成为所有现代中国职业人共同面对的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其表面原因来源于“改革”的深化与演进,其实质原因则来源于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与全球化浪潮的推演和逼近。由此必然引致社会快速转型,并进而引起角色混沌、生命不安、工作忧烦…… 
 
  增强应对快速变革的心力     
 
   一个现代青年职业人如果不能体察“平淡”背后的真实生活意蕴,在“想法等于事实”的误导下,片面追求成功给青年职业人带来的只能是更进一步的加压,使自己成为成功的奴隶。别的成功职业人所拥有的——竭尽展露其成功价值的金钱地位、豪帮圈层、品牌服装、房车别墅等——你都想拥有。而你已经拥有的一切,又害怕在一夜间丧失。于是在生活的前路上,你不得不满怀戒备地盯着周围的职业人,就怕他们抢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东西:职业、收入、地位、名誉、健康、爱情和婚姻。于是,你必须为获得与保住成就而绞尽脑汁并疲于奔命。
  许多前来做咨询的青年男女职业人士与笔者的交流均谈到:
  也许你从外表上看不出我们内心的紧张,其实我们这些人都属于“外松内紧”:外表的微笑和优越感都是装出来的,为了保持中产阶层职业人士的地位所付出的辛酸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我们对岁月有—种恐惧感,每天早晨醒来时就会想,这就是我们所要的全部生活内容吗?这样的生活到底有什么意义?
  这些年我们一直生活在恐惧的阴影中,因为人人都在拼命,人人都想当未来的成功职业人士,这样的心态自然会促使我们这些有欲望的职业人去舍身忘我地工作。可这样长期的压力和紧张心态,以及过度地疲劳,最终在极大地损害着我们的身心健康。
  我们现在的感受,怎么说呢?就是一个字:忙。忙得不可开交,累得晕头转向,自己都不知道要往哪里去。想当年,我们是冲着国有事业单位的金字招牌,才托关系进入现在工作的单位。
  现在我们的生活虽然比那些刚踏入职场的青年人好些了,也按揭购买了三室两厅的小区房。理论上还算年轻的我们,可心态早已衰老不堪。除了精神萎靡,一些慢性疾病也开始找上我们了。现在的“看不见的魔法”正把我们驱动得如同陀螺……
  透过这些职业人士的咨询陈述,事实上你已经看到了典型抑郁症状或抑郁症形成的危险信号。
  早在1992年,日本身心医学专家大原键士郎就在《抑郁的时代》一书中指出,现代社会的紧张生活和巨大的生存压力,是导致抑郁患者成倍增长的主要原因。
  中国当下的社会是一个价值取向不断加速演进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由于竞争加剧、生活受挫、价值观念改变、传统道德失落、人情因契约化而淡漠、人际关系复杂、代际差异明显等因素的影响,先天就带着一些恐惧感的职业人,在丧失了以往的安全感后,在忧虑着“职场、情场、亲场”的同时,更形成了自己对未来命运的焦虑、紧张及至抑郁。如此,一个职业人很容易在不经意间就患上了抑郁症。
  正是受当下“社会性失范加剧、社会性应激急增、社会性支持脆弱”以及自身长时期如“旋转的陀螺”般疲惫旋转的影响,职业人士自身在长期应付着突然遭遇的职场转型变革时,很自然会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产生一种“职业倦怠感”。而这种职业倦怠又会进一步加剧自身的“心烦意乱”,使得“理论上还算年轻”的职业人“心态早已衰老不堪”。
  面对当下情态,对职业个体而言,你应该接受生活的挑战。治疗心理压抑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接受生活的挑战。俗话说:“事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正视挑战,你才可能平和自如地融入竞争的社会生活之中。你必须追寻快乐。治疗心理压抑最有效的方法是追寻快乐。一段美妙的音乐、一顿丰盛的晚餐、一次倾心的交谈、一个成功的创新、一次浪漫的远游等,都可产生人生的快乐。
  的确,当青年职业人走出超负荷的阴影,集中注意力,理性审视人生时,就会发现生命给予我们的总是非常的多。个体只要将心境转换成满足的状态,甚至为此下一些功夫,就能在生活的博弈中赢得胜利。
  面对当下情态,激活职业人青春印记的更多工作,应当由职业组织来做。职业人力资源的效度发挥,应是职业组织机构的重头大戏。以企业为例,企业文化经营,尤其是员工心理援助计划的实施,早已是企业经营管理的重要工作。因此,最巧妙地抓市场,就是抓企业文化对员工人力资源的全力激活,并尽可能多地把这项工作转化为可受用的人力资本效度战略。
  在人生前行的道路上,为了减轻或转移青年职业人烦躁与不安的感受,这就要求企业管理工作者必须从多方面切实开展好对他们的辅导:
  要帮助青年职业人辩证地看待中国迈向社会经济新时代的现代化进程。要创造条件让青年职业人从参与企业经济发展中学会观念更新、学会艰苦奋斗、学会生存、学会变化、学会选择、学会关心、学会创造。
  要帮助青年职业人善于在传统与现代的夹缝中轻松上路,潇洒生活。要创造条件让青年职业人尽力把闲暇生活内容安排得较为丰富多彩一些,借助于有组织的积极娱乐新路的探寻,帮助他们不断拓展职业生命的新意。
  要帮助青年职业人始终一贯地注意逆境与挫折承受力的训练。要创造条件让青年职业人勇敢地面对纷繁复杂的现代生活而不厌世退缩,积极主动地调整人生而不茫然无措。尤其在企业文化整体构建战略中必须要注入健全人格素质与强健体魄载体的涵养内容。
  在社会经济新时代从事青年员工成长牵引的企业管理工作者,必须直面青年职业人所存在的各种心理问题、心理障碍、心理疾病,千万别让青年职业人因我们的辅导过失,在其生命开机运行中,终因心理内存空间不足而崩盘,或因适用心理软件更新不够而无力。企业管理者只有随时注意与青年职业人一道,教会他们及时清空心理“回收站”中的垃圾,让心灵不再有超载的负荷,才能够让他们带着“人工智能”发展的闪电效率,轻松欢快地在职业人生的道路上走好。
  为获取社会经济新时代生存的有效护照,应承新的变革总是要体验痛苦的,作出新的选择总是要耗费大量精力的。为了傲然生长的新的生存价值观,一个人与其甘愿在生活中受超负荷的心理压力的支配,不如积极地真诚地投入生活。在经济全球化、文化多元化、价值互动化、行为世俗化的新流变时代行进,只要青年职业人不被“鲜花”掩藏的“酷毕了”的陷阱所吞噬,只要青年职业人不让“暮气、稳气、呆气、骄气、馁气”与自己为伍,青春的印记就会不断激活,就会旋转着并永远存在。 
  世界卫生组织早就确认:个人的健康不单单是指身体上的健康,更重要的是它包括了心理的健康和良好的社会适应能力。 因此,在社会经济快速变革的新时代,职业管理工作者的一项重要工作任务就是尽心尽力帮助青年职业人增强应对快速变革的心力。
  只有心灵的成长与壮大,才是青年职业人生命价值展示的源泉和归宿。
  只有把青年职业人的压力情绪管理与心态建设列为企业经营管理效度的考核体系,真正的员工心理援助计划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力。
  (作者系重庆市协和心理顾问事务所所长、重庆文理学院、重庆律师学院等多所大学兼职教授)
           责任编辑:陈海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