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企业文明网>> 艺苑>> 名人名作>>正文内容

承古拓新 继往开来


 
  丁酉桃月,我有幸巧遇中国幻体书法创始人许昭洲。此兄中等身材,面容清癯;质朴随和,为人谦逊;既有律师的尊严,又有文人的风骨。观其作品,聆其言谈,确实是一位思维独特、艺术造诣很深的人;尤其是他个性鲜明、敢说真言的性格给我留下极深印象。
  许昭洲,1957年生于山西运城,现居西安及山西侯马两地,系中国民盟盟员,陕西省书协会员。1982年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曾从事高校机械设计、法律专业教学及律师职业;业余从事书法教学多年。书家纵览中国书法史,发现创新发展乃中国书法传统之根本,赞同中国书法家协会关于“晋人写晋楷、唐人写唐楷,今人当不负时代”,对楷书结字规律及审美有独到研究。他历时50个寒暑,深潜砚田书海,临摹古帖,研读书论,请教高人,调查市场,终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写风格——幻体书法。
  通过交流,我不仅欣赏许昭洲的幻体书法和其略带行书意趣的楷体榜书,更对其文章及书法思想产生了兴趣。有关幻体书法起源,许昭洲如是而谈:
  山西运城,汲巍巍中条之灵气,纳滔滔黄河之膏泽,乃帝王之乡,华夏之祖。自古人文荟萃,英才辈出。
  藉此文化之乡,许昭洲自孩提时颇受熏陶,启蒙不久便留心街衢文化遗存。11岁时在一房外墙上,见几个粉笔字颇具特色,审视片刻而感叹其美。此后30年中,这几个字时常浮现脑际,隐约朦胧。每及此时,辄尝试追写,然每每动手,却屡屡失败。漫漫岁月,时时留心,竟未能复见似该字者。
  30年后,自己夙念又起,竟然夜不能寐。仰望天空,深邃幽远,几点星光,若明若暗。突然之间,一丝灵感袭上心头,欣然试写几个单间字,居然有些灵气。顿时兴奋不已。继而在楷帖上覆以透明纸,按初悟之规则,勾摹帖字笔画之边缘,似成一新的书体。而后,又不断修正勾摹规则,调整间架结构,再由勾摹而直接书写、由硬笔而软笔、由小字而中字大字、由单字而条幅篇章,没想到竟然在全国性书展中荣膺金奖,远近友人闻讯索字装裱,内外赏家出资收藏。自1968年至今一路走来,遂成今日之规模。
  随着政治走向民主,艺术园林百花争艳。同道友人再三陈情:“一新事物,长期为无名氏,不便于沟通交流。”经各方征询意见,多以为该书体虚如水中月、幻如镜中花,时隐时现,如梦如魇,用“幻”字可蔽该书体之神韵。遂取名幻体书法,简称幻书。
  幻体书法汲取了卜辞饰色、唐楷、魏碑、瘦金及双钩、立体字、阴影字、镂空字等艺术元素,以其个性填补了人们对审美对象多样性的需求。幻书以实写虚,以虚当实,以其虚实互生承载着老子阴阳之道;幻书虚则实也,实则虚也,阐释着空即色色即空的释家理念;幻书以其形态中正端雅,蕴含着儒家中正之气。幻书不择书写工具及材料,以其方便适应当下硬笔键盘时代。同时,幻书为楷书的大面积剪字及镂空刻字提供了可能及方便,填补了书法艺术的一项空白。幻书其形其意,魂牵国人千年来的楷书情结;妙在似是而非,非而如是,若有若无,无中生有;贵在传承中有创新,创新中有传承。
  许昭洲的书法作品书风严谨,挺拔刚劲,流利淳雅,气势雄奇;用笔精到,错落有致,收放有度,自成天趣,其中荡漾一股书卷之气;从笔法结构到章法布局,给人以大气从容、潇洒美妙的享受。仔细玩味神气畅然、妙趣横生,这既得益于中国传统文化对他的长期熏陶,也是其人格、性情、学养的体现。
  幻书问世以来被社会大众广泛认同,近年来幻书作品在全国性书展中屡获殊荣,得到国内外观众的赞赏,山西、上海、央视等多家电视台及国内一些报刊、网站等媒体予以了报道和关注。交谈中,许昭洲出示了包括北京在内的各地书法组织举办的全国性书展中幻体书法作品的获奖证书,其中不乏金奖、一等奖。对此书家信心满怀:在历时数千年、挤满参天大树的艺术园林中,幻书虽是破土新出的一叶稚嫩小草,然而它有祖国传统文化和传统书法艺术的雨露滋润,有中国书协“今人书今楷”的阳光照射,定会凭借天赋之生命力而不断成长。
 

 
  做一名书法家很难,其一难只继承学习前人,易进邯郸学步之歧途,终成书匠。二难在走出前人,写出自己的风格,易受不走传统路之非议。中国书界共识是在传统基础上创新,然自唐之后千年以来,尤其在楷书方面,书法人都踏上了前人的基础,又有谁出了新呢?就其原因,一是创新太困难,二是创新太有风险。许昭洲在古人楷书基础上大胆创新出了幻体书法,其遇到的困难,遭遇的非难是可想而知的。面对近50个寒暑的艰难创新,许昭洲是如何坚持下来的呢?当年上海电视台在《书画人生之许昭洲》节目中采访时,他风趣地答道:“鬼使神差。”而幻体书法面世后,面对守旧观念者群体之非议,许昭洲又是如何对待的呢?
  他在《莫让传统成为创新路上的绊脚石》一文中写道:传统是始于创新的。没有前人的创新,何来今日之传统。所以,传统是不排斥创新的。传统的东西也并非尽善尽美,正因为这样,才有了传统的多样性、地域性及时代性。人们在传承传统时可以灵活能动地去选择、去创新,而非照搬和死守。从古至今,凡有大成就的艺术家等杰出人物都是突破了传统的,无一例外。唯传统为是,是盲从的表现。“行成于思而毁于随”,盲从者缺乏独立思维,行动上表现为随众,是不会有成就的。
  许昭洲还认为:中国书法之所以有今日的多书体之美存在,其功德就在于书法艺术的传统中允许书者“不法”及“违法”;在于有先贤无“法”无“天”之举。而今日之书法界对创新的漠视、轻视、歧视及鄙视,是思想的进步还是退步,不言而喻。祖先留下的书法文化遗产琳琅满目不胜枚举,以至于时下许多人遗忘了最为重要的一笔——创新精神。我们不应否定或轻视守法者,他们人数之众,对中国书法的传承功不可没。但是,我们更应该肯定和重视不“法”者及其创新。没有前辈不法者之创新,后辈守法者守什么?不正是李斯、张芝、王羲之、颜真卿等这些不“法”者推动了书法的发展和进步吗?!
  从许昭洲的一系列观点中可见他对待书法执着认真的态度。从中感受到书家若谷之虚怀、勇者之气魄、哲人之思维、律师的雄辩以及强者之坚韧;也感受到了幻体书法50年成长中的曲折经历和岁月沧桑,并由衷地关心幻体书法的成长及未来。
  除热爱书法之外,许昭洲还是一个充满童趣、热爱生活的人。他言语风趣率真,兴趣宽泛,喜欢游泳并冬泳过多年;主持过心理热线;自制过刨面是三个平面的木工小刨;其书法教学也创出了自己的趣味和独特的教学模式。他说,创新不仅是知识多、人聪明便能做到,关键是创新要求人必须有独立的思维和人格,不迷信权威及古人,有强大的自信支撑。面对非议和不理解,他的两副对联使我记忆尤深,即“须教晚辈宗先辈,莫使前人耻后人”“虎有绝能方释胆,人无慧眼咋识金”。
  在结束采访时,许昭洲则诚挚表示:欢迎交流,更欢迎批评和指导。赞誉使得幻书持续了下来,批评使幻书趋于进步和成熟。幻书有朋友:赞誉者是也;幻书有老师:批评者是也。感谢朋友,感谢老师,谢谢所有的良师益友。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