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企业文明网>> 企业文化>> 高端访谈>>正文内容

同仁堂与儒商文化

    同仁堂是一个拥有343年历史的中医药老字号品牌,至今仍充满生机与活力。这种生机与活力的原动力是以“仁爱”为核心的儒商文化为基理所形成的独特的企业文化。

同仁堂的创立——
儒家思想与铃医生涯的完美结合

    仁爱是儒家思想的核心。即仁者爱人,做人要有一颗仁爱之心,把人的疾苦、人的需求放在第一位。
    明朝永乐初年,随着皇帝朱棣的迁都,北京城开始大兴土木,全国各地的工匠涌入京城。北京城人多了,对“郎中”的需求也大了。这时,居住在浙江宁波慈水镇的铃医乐良才看到了商机,也看到了可以让他施展才华、治病救人的更大舞台。于是,他一路摇着串铃,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北京城。他在这里行医制药,娶妻生子,在老百姓中留下了很好的口碑。到了他的第四代乐显扬时,乐家已业殷实,子女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当时,儒家思想盛行,乐显扬成年时,已成为一个既有深厚儒家文化,又同时精通医理的乐氏后人。后来,乐显扬又凭自己的真才实学进入太医院,成为一名医官吏目。由于看不惯官场的尔虞我诈,他毅然离开太医院,开设了自己的同仁堂药室。他说:“‘同仁’二字可以命堂名,吾爱其公而雅,须志之。”他还告诫子孙:“可以养生,可以济世者,惟医药为最。”他把“济世养生”的理念留给了后人。
    在这间药室,他把自己的祖传秘方、民间验方和宫廷秘方进行了系统整理,为日后同仁堂的名药生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可以说,乐显扬为后世留下了“济世养生”行“仁德”的文化基因、物质基础和实现途径。

同仁堂的成长——
儒家思想与行医制药理念的高度统一

    儒家的仁爱思想,到了乐显扬的后代乐凤鸣时期,已经成为了一种职业道德。乐凤鸣继承祖上的事业,把同仁堂药室迁到了前门大栅栏,开办了前店后场的作坊式的同仁堂药店。在修建药店时,为了体现“仁爱”思想,他还设了一个独特的“下洼子”门,即店面比街面要低。这样患者进店时是下台阶,比较省力,进店看病购药后,心情好了,出店时是上台阶,图个步步高升、日渐好转的吉利兆头。门店建好后,他请了当时赫赫有名的清朝礼部侍郎孙岳颁为自己的药店题了堂名,风风光光地开业了。
为了给患者、顾客提供高质量、高疗效的药品,乐凤鸣还为同仁堂立了“遵肘后,辨地产,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 的古训,并写进可供患者、顾客阅读的《同仁堂药目》一书的序言中,让患者和顾客监督。这时的乐凤鸣已经把儒家的“仁爱”思想化为了行动,并且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制药法则。
    由于同仁堂讲质量、重诚信,得到了老百姓的普遍赞誉,生意日益红火,就连清宫也知道了同仁堂的药好。在1723年,也就是雍正元年,同仁堂开始供奉御药。这一下就延续了188年,经历了八代皇帝,直到清王朝灭亡。供奉御药这段特殊的历史,进一步强化了同仁堂的质量和诚信理念。因为供奉御药是一把双刃剑,既有光宗耀祖、十分荣耀的一面,也有如履薄冰、十分危险的一面。然而,正是这把双刃剑进一步铸就了同仁堂的质量和诚信。
    在同仁堂的历史上,曾有一个“无头布衣”的故事。说的是供奉御药期间,由于宫廷内部争斗,导致一位王公大臣死亡,但在追究责任时,不好追究朝廷官员的责任,最后只好嫁祸同仁堂,说是吃了同仁堂的药出了问题,让同仁堂的人顶命。同仁堂一界药商敌不过朝廷的威力,只好认命。乐家为了纪念这个冤屈的员工,也为警示后人,就在自己供奉先祖的灵位上摆上了这个“无头布衣”。
    在供奉御药期间,同仁堂为了确保质量和疗效,在选用药材上十分严格。现在的河北省安国市,过去是中国北方最大的药材集散地——祁州药市。全国各地的药商云集于此,买卖各类中药材。祁州药市当时有个规矩,叫做:同仁堂不到不开市。因为同仁堂是供奉御药的,肯出大价钱,买最好的药材。所以,所有的药商都要等同仁堂来,等同仁堂买完了,其他药商才开始交易。
    其实,同仁堂不光是供奉御药,普通老百姓买药也一样保证质量。因为同仁堂的理念中就有“童叟无欺,一视同仁”之说。现在,在安徽华佗故里亳州,也是目前全国最大的药材交易市场,仍然保持着“同仁堂不到不开市”的传统。
    历经300多年洗礼,同仁堂制药由手工操作到半机械化和机械化,但同仁堂“尊古不泥古,创新不失宗”的宗旨没有变。现在,同仁堂仍然保有最关键的工序——药材前处理,即加工炮制工序不变,该人工挑拣的,必人工挑拣;该去毛、去刺的,必去毛、去刺,没有丝毫含糊。老药工们总结的同仁堂的制药特色:“配方独特,选料上乘,工艺精湛,疗效显著。”就是对同仁堂制药理念的真实写照,也是儒家“仁爱”思想在同仁堂制药过程中的真实体现。

同仁堂的发展——
传统文化与时代精神的交汇融合

    新中国成立以后,同仁堂得到了大发展。由过去单一的“前店后场”逐步扩大为“一店多厂”,后来又发展为以北京市药材公司为主体的产供销联合的大型中药企业。
    1992年,同仁堂集团宣告成立;
    1997年,同仁堂股份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2000年,同仁堂科技在香港创业板挂牌上市;
    2011年,同仁堂集团“1032”工程全面完成,集团形成了现代制药、零售药业和医疗服务的三大板块;
    2012年,同仁堂集团所属六大二级集团正式组建,“专业化、规模化、集团化”的发展方向进一步明确。
    同仁堂的发展有其必然性的一面。那就是它把传统的儒家思想与时代精神相融合,在继承“仁爱”思想、传承“质量和诚信”文化的基础上,创造性地跟上了时代的步伐,特别是在体制机制、科技创新和文化建设方面,不守旧,不保守,遵从“尊古不泥古,创新不失宗”的原则,这是同仁堂得以做长做强做大的根本原因。
    1992年,同仁堂集团组建后,因“三角债”的影响,曾一度陷入困境。银行将同仁堂划入“3B”企业,不予贷款;同仁堂的供应商因收不回货款便追着同仁堂要钱。回忆起当时的状况,至今仍令同仁堂的经营者们内心不安。对此同仁堂采取了果断措施:不回款的供应商坚决不供货,没有市场的产品坚决不生产 ,应收账款坚决压下来。经过几年的努力,同仁堂逐步走出了阴影。1997年,同仁堂抓住机遇股改上市,实现了体制和机制上的创新,使一个从作坊式家庭企业脱胎出来的老国企一跃成为一个全新的上市公司。这个跨越,激发了这个有着340多年历史的老字号生机与活力,在之后的短短十余年间,同仁堂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各项经济指标连续15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出口创汇居全国同行业之首。
    经济的发展离不开科技和文化的支撑。过去,中药生产给人们的印象是手工操作、简单落后,但如今的同仁堂已不再是过去的模样,现代化的生产流水线,现代化的仪器设备,现代化的物流配送系统,不仅使生产效率大大提高,质量保障也更加科学,“丸散膏丹神仙难辨”的历史早已过去。
    伴随着科技含量的提升,同仁堂悠久厚重的文化,也在不断创新。我们提出:同仁堂既是经济实体,也是文化载体。经过这些年的总结提炼,形成了一套具有自身特色的文化体系,在企业中发挥了很好的软实力作用。如,同仁堂的善待文化,即善待社会、善待职工、善待经营伙伴、善待投资者。这四个善待,首先是传承了儒家的“仁爱”思想,是“仁爱”的具体体现;其次,它所“善待”的对象都是与企业相关的各类人员,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经营理念;第三,“善待”总是相互的,你善待了别人,别人也会善待你,甚至会加倍回报。同仁堂实施了“四个善待”,不仅创造了良好内外环境,而且得到了社会、员工、经营伙伴和广大投资者的加倍回报。同仁堂更为人所信、为人所爱、为人所想,这一切都昭示着同仁堂的市场更大了,发展的空间更大了。
    300多年的老字号,至今仍有如此的生机与活力。主要源于四个方面:
    一是行业因素。中医药有五千多年的历史,它为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作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在回归大自然、倡导绿色医药的今天,中医药必然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二是科技因素。科技是推动社会历史前进的第一生产力。任何一个企业 如果不吸纳先进的科学技术,注定是要失败的,老字号更是如此。同仁堂正是靠着不断引进现代科技手段而保持青春的。
    三是体制机制因素。生产力的发展一定会受到生产关系的制约,先进的体制机制必然会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回顾同仁堂近20年的发展,如果没有股份制的改造,没有上市,同仁堂是不会有今天的。
    四是文化因素。这是一个企业保持基业长青的内在决定性因素。同仁堂从它创立时就注入了儒家思想的文化基因,直至今日也没有改变,儒商的身份、儒商的情怀,伴随着它一路走到今天。
    上述四个因素,前三个因素都带有很大的普遍性,而最后一个文化因素则是一个企业的个性,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个性。同仁堂的个性就是它所独有的儒家“仁爱”的思想与中医药行业的完美结合和与时俱进,创造了一个历史的和现代的儒商形象。

责任编辑:崔晓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