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企业文明网>> 企业聚焦>> 管理故事>>正文内容

故事新解:三国管理之道和企业授权管理

三国教导我们:年轻人可堪大用。

干事用年轻人,他们目标明确,精力旺盛,建功立业心切,自己想很多办法。当时的教育也不错,大家认字识理就好了,不像现在培养了很久,书呆子不少,动不动就要待遇讲条件,诸葛亮他们也就要求能给一个位置,展平生所学而已,不求闻达于诸侯,这是真正的抱负。孙权18岁当政,诸葛亮27岁参与赤壁之战,周瑜当时30岁左右,鲁肃40,而曹操同志已经53了。毛主席说:赤壁之战是青年人打败了老年人。能用的人,不要管他13岁还是31,汉武用霍去病,只二十几岁就狠狠打击了异族,和他舅舅卫青被皇帝封为“全国联合总司令”(想起李国庆和爱人的头衔都是“当当网联合总裁”,所以对古代职衔“大司马”有此独特译法),成为“帝国双壁”。年轻人精力集中,有了目标就投入研究,不像年纪大的人,上午要剪彩,要会个同学,中午有个饭局,下午要去钓鱼,傍晚迎送个领导,应酬一二,周末要去澳门赌一把,晚上还要“开会”,11点回家了,精力用完了。事务间隙把任务交给年轻人了,年轻人他职务不高,职责不大啊,不太会花太多心思去研究。事情做好了,打赏也是杯水车薪,不如自己多想办法实现自我去了。

三国还教导我们:要重视专才教育。

诸葛亮把马谡和姜维带在身边,随时教导。曹操让司马懿当太傅,专门教育他儿子曹丕权术。曹操临死的时候对他儿子直说:“了不起、了不起”。“老子英雄儿好汉”也算是一种专才教育了,孩子从懂事的7、8岁开始一直到17、18岁都是在老子面前耳濡目染,吃饭作息都是管理、用人、权谋、资源分配、点子、谋略等等话题,能不了解个中奥秘吗?而一般人只有在上大学,才能接触到一点,还是羞羞答答的半遮半掩的。当代中国也有不少年轻人,像韩寒、丁俊晖都是没有受过所谓正统教育的,都成了人中龙凤,后起之秀大有人在。我问一个理工科刚大学毕业的:你背背元素周期表“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他说:“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我说:“完了?”他说后面忘记了。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正统教育。要大家学成全才,结果什么都不是。而中途辍学的,大多成就了独特气质。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也是辍学搞电脑软件,外国的教育也这样?书读的多不会混的很差,但冒尖的鲜有。扯远了,我收。

三国又说:要成事,需要用能干事之人。

曹操让蒋干去江南去做说客,无意中蒋干自封为特务,窃取了“重要军事情报”回来,结果让曹操错杀了蔡瑁张允,这是曹操此时的不智,实际上是太骄傲了,有几个人枪就楞充大个,打仗得靠脑子,用能人,侬晓得不?像诸葛亮这样的,军师兼三军总参谋长兼总后部长兼中央气象台台长的人物,曹操没有得到,绝对是他的大不幸。刘备用黄忠引诱敌军深入,几乎全歼吴军,似汉武帝时期打击匈奴时用飞将军李广带3万人冲敌阵一样,都是用了能干事的人参与,战争胜利了。能干事的人,都有他们的特质,孟尝君时期的鸡鸣狗盗,虽然角色不大,但把戏耍得好。周瑜同志有大能力,就是气量太小了,当然这些是文艺作品的描述了,符合刻画人物性格冲突的一般原则,来源生活,高于生活。细分一下,这里有能干事的技术型人才,有管理型专才,要求不能一样。比如管理型的,你道德要好,要善于哭鼻子,能摔孩子笼络人心。比如技术型的,就是你要能干成一个专项的事情,蔡瑁张允能练水军,张飞能耍丈八蛇矛,黄忠善骑射,郭嘉思维敏捷能谋善断出谋划策,这都是技术专才。做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没有叫板和讨价还价的资本,回家练两年再出山吧您哪。

三国又说:忠义之人是人们心中的长久记忆。

关云长绝对是人们心中的忠义化身,是武圣,是好兄弟,是神仙,是忠勇,是灵魂。后世人把他供在了关帝庙,成了帝王,成了中国人心中永久的记忆。有楹联赞关羽:

刘为兄、张为弟,兄弟们分君分臣,异姓结成亲骨肉;

吴之仇、魏之恨,仇恨中有忠有义,单刀匹马汉江山.

查查历史脸谱,古代领袖们的脸上分明写着一行字:“我们要用人,就要用忠于我们的人(不会做就教他们做事),和能干事情的人(不过得防着点哦)。”教人做事不会太累,防人太累了。所以古人喜欢忠勇的蠢人胜过喜欢不是自己人的智者。曹操喜欢关羽,上马金下马银,拜汉寿亭侯,三日一大宴五日一小宴,最后云长探得兄长消息夺关杀将背他而去,他也不曾追究。曹操用司马懿,跟他儿子说了秘诀,曹丕用司马懿,身边给安插了红颜知己,曹睿用司马懿,因为有粉墙特务传短信。曹睿死时,又把风筝线给了后继者。长沙太守韩玄被魏延带兵所杀,黄忠见刘备真诚、仁德,进入刘备阵营。但他向刘备请求厚葬前主公,不枉他名字中的“忠”字。也被刘备们刮目相看。也有关于小人物的记录,如:国舅董承与太医吉平密谋干掉曹操,结果被董承家的下人告密,下人不但没被封赏,曹操当着董承的面,先杀了不忠于主人的下人,以警告自己手下官吏。

三国教导我们:年轻人可堪大用。

干事用年轻人,他们目标明确,精力旺盛,建功立业心切,自己想很多办法。当时的教育也不错,大家认字识理就好了,不像现在培养了很久,书呆子不少,动不动就要待遇讲条件,诸葛亮他们也就要求能给一个位置,展平生所学而已,不求闻达于诸侯,这是真正的抱负。孙权18岁当政,诸葛亮27岁参与赤壁之战,周瑜当时30岁左右,鲁肃40,而曹操同志已经53了。毛主席说:赤壁之战是青年人打败了老年人。能用的人,不要管他13岁还是31,汉武用霍去病,只二十几岁就狠狠打击了异族,和他舅舅卫青被皇帝封为“全国联合总司令”(想起李国庆和爱人的头衔都是“当当网联合总裁”,所以对古代职衔“大司马”有此独特译法),成为“帝国双壁”。年轻人精力集中,有了目标就投入研究,不像年纪大的人,上午要剪彩,要会个同学,中午有个饭局,下午要去钓鱼,傍晚迎送个领导,应酬一二,周末要去澳门赌一把,晚上还要“开会”,11点回家了,精力用完了。事务间隙把任务交给年轻人了,年轻人他职务不高,职责不大啊,不太会花太多心思去研究。事情做好了,打赏也是杯水车薪,不如自己多想办法实现自我去了。

三国还教导我们:要重视专才教育。

诸葛亮把马谡和姜维带在身边,随时教导。曹操让司马懿当太傅,专门教育他儿子曹丕权术。曹操临死的时候对他儿子直说:“了不起、了不起”。“老子英雄儿好汉”也算是一种专才教育了,孩子从懂事的7、8岁开始一直到17、18岁都是在老子面前耳濡目染,吃饭作息都是管理、用人、权谋、资源分配、点子、谋略等等话题,能不了解个中奥秘吗?而一般人只有在上大学,才能接触到一点,还是羞羞答答的半遮半掩的。当代中国也有不少年轻人,像韩寒、丁俊晖都是没有受过所谓正统教育的,都成了人中龙凤,后起之秀大有人在。我问一个理工科刚大学毕业的:你背背元素周期表“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他说:“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我说:“完了?”他说后面忘记了。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正统教育。要大家学成全才,结果什么都不是。而中途辍学的,大多成就了独特气质。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也是辍学搞电脑软件,外国的教育也这样?书读的多不会混的很差,但冒尖的鲜有。扯远了,我收。

三国又说:要成事,需要用能干事之人。

曹操让蒋干去江南去做说客,无意中蒋干自封为特务,窃取了“重要军事情报”回来,结果让曹操错杀了蔡瑁张允,这是曹操此时的不智,实际上是太骄傲了,有几个人枪就楞充大个,打仗得靠脑子,用能人,侬晓得不?像诸葛亮这样的,军师兼三军总参谋长兼总后部长兼中央气象台台长的人物,曹操没有得到,绝对是他的大不幸。刘备用黄忠引诱敌军深入,几乎全歼吴军,似汉武帝时期打击匈奴时用飞将军李广带3万人冲敌阵一样,都是用了能干事的人参与,战争胜利了。能干事的人,都有他们的特质,孟尝君时期的鸡鸣狗盗,虽然角色不大,但把戏耍得好。周瑜同志有大能力,就是气量太小了,当然这些是文艺作品的描述了,符合刻画人物性格冲突的一般原则,来源生活,高于生活。细分一下,这里有能干事的技术型人才,有管理型专才,要求不能一样。比如管理型的,你道德要好,要善于哭鼻子,能摔孩子笼络人心。比如技术型的,就是你要能干成一个专项的事情,蔡瑁张允能练水军,张飞能耍丈八蛇矛,黄忠善骑射,郭嘉思维敏捷能谋善断出谋划策,这都是技术专才。做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没有叫板和讨价还价的资本,回家练两年再出山吧您哪。

三国又说:忠义之人是人们心中的长久记忆。

关云长绝对是人们心中的忠义化身,是武圣,是好兄弟,是神仙,是忠勇,是灵魂。后世人把他供在了关帝庙,成了帝王,成了中国人心中永久的记忆。有楹联赞关羽:

刘为兄、张为弟,兄弟们分君分臣,异姓结成亲骨肉;

吴之仇、魏之恨,仇恨中有忠有义,单刀匹马汉江山.

查查历史脸谱,古代领袖们的脸上分明写着一行字:“我们要用人,就要用忠于我们的人(不会做就教他们做事),和能干事情的人(不过得防着点哦)。”教人做事不会太累,防人太累了。所以古人喜欢忠勇的蠢人胜过喜欢不是自己人的智者。曹操喜欢关羽,上马金下马银,拜汉寿亭侯,三日一大宴五日一小宴,最后云长探得兄长消息夺关杀将背他而去,他也不曾追究。曹操用司马懿,跟他儿子说了秘诀,曹丕用司马懿,身边给安插了红颜知己,曹睿用司马懿,因为有粉墙特务传短信。曹睿死时,又把风筝线给了后继者。长沙太守韩玄被魏延带兵所杀,黄忠见刘备真诚、仁德,进入刘备阵营。但他向刘备请求厚葬前主公,不枉他名字中的“忠”字。也被刘备们刮目相看。也有关于小人物的记录,如:国舅董承与太医吉平密谋干掉曹操,结果被董承家的下人告密,下人不但没被封赏,曹操当着董承的面,先杀了不忠于主人的下人,以警告自己手下官吏。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